• 您的位置首頁  都市文化  教育

    2020年這些和教育有關的熱詞看完你還焦慮嗎?

    2020年這些和教育有關的熱詞看完你還焦慮嗎?

      早在2010年,國家到地方就已經多次出臺了幼兒園去小學化的相關政策,甚至出臺行政命令予以管制。

      今年教育部發布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學前教育法草案(征求意見稿)》擬依法叫停幼兒園“小學化”傾向,無疑是對幼兒園、校外機構以及家長的一次「官方警告」。

      點評:面對官方明令禁止,父母們有苦水要吐:什么不讓孩子學,到了小學又要一個月內學會拼音、又要背多少古詩掌握多少漢字,這不是打臉嗎?

      遠媽看來,去小學化不是內容上的去小學化,而是方法上的去小學化。遵從孩子發展特點,不強迫死記硬背。誰說6歲前的孩子什么都不能學,如果孩子想學有動力有好奇心,我們就可以適當地給他做一些積累。

      第一次看到這個詞我也是挺蒙的,后來才知道原來內卷說的是「非理性內部競爭」,是由幾張圖片給帶火的詞:有人騎在自行車上看書,甚至有人邊騎車邊用電腦。

      除了企業、大學,我們的教育又何嘗不是在內卷呢?對于雞娃家長而言,內卷是不能自拔地給娃報越來越多的輔導班,參加越來越高級的競賽。如果不提前學,總覺得孩子會落于人后,越卷越累越卷越焦慮。

      點評:教育內卷,讓每個家庭都疲憊不堪,嚴重透支,但出路難覓。內卷制造焦慮,要不要焦慮,要不要雞娃,可能要試著跳出“卷”外看問題。

      清華教授劉瑜做了一場關于教育的演講——《不確定的時代,教育的價值》,里面一句,我的孩子正在勢不可擋地成為一個普通人,被許多父母當做心靈安慰劑廣為傳播。

      有人說,教授說的真好,自己就是普通人憑什么對孩子給予厚望呢?也有人說,教授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作為清華教授她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普通人?我的孩子怎么跟她比?

      點評:在這個時代,成為普通人也并不容易,只要父母不把人生公式定位為普通=失敗,孩子普不普通就沒有那么難接受。

      2020年,是義務教育階段“公民同招,超額搖號”新政實施元年。新政的出發點是為了遏制這些年愈演愈烈的擇校熱。

      如果學區內公辦校一般,家長則面臨直升公辦校和搖號憑運氣進民辦校的兩難選擇。這不僅對民校的生源是個考驗,對家長的錢包、孩子的能力也是個不小的考驗。搖號就像抽盲盒,總有幾家歡喜幾家憂。

      另外,體育美育入中考也對家長們來了一次「沖擊波」,以往只要抓好語數外,現在德智體美勞要全面發展,不禁感嘆上個學怎么這么難。

      點評:門檻年年有,今年特別多。當“減負”口號喊了這么多年,我們看到的卻是家長和孩子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。大政策逃不開,焦慮氛圍越來越濃,放眼大政策大環境的時候,唯獨別忘了看見孩子和自己,否則怎么追都看不到終點。

      疫情讓線下教育按下了暫停鍵,更有多家知名機構不堪重負關門大吉,但這讓巨大流量瞬間涌入在線教育,在線教育企業迎來爆發式崛起。據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,截至2020年6月,在線%。

      今年教育部也出臺了相關文件規范引導在線教育走向,未來的教育趨勢將全面進入“雙線混融教學”的新時代。

      點評:孩子上網課雖然少了接送等問題,但專注力不夠、效率低下、視力下降的問題隨之出現。寒假就要到了,你們是不是也正摩拳擦掌報網課呢?

      11月,江蘇一名家長在短視頻中喊話:“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。”他覺得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、輔導功課,之后還要昧著良心說老師辛苦了,辛苦啥?!

      更有爸爸開家長會時失聲痛哭,說自己每天都要開會工作根本沒時間看班群和作業。為止息這場風波,11月10日,遼寧省教育廳率先發布文件,嚴禁家長、學生代勞批改作業,各地教育部門陸續跟進。

      點評:學校的釘釘、微信群、QQ群是家長反感害怕卻又不得不每天追著看的地方。每條都要仔細拜讀,還要一一執行。

      沒人說得清家長群為何會變為壓力群,只知道大家都不喜歡家長群。在老師眼里,自從有了家長群,仿佛天天在開家長會;在家長眼里,家長群滋生了無盡的焦慮,更擠占了很多工作時間。

      2017年全國中小學使用材之后,文言篇大量增加,整個小學6個年級12冊共選古詩文124篇,比原有人教版增加55篇,增幅達80%。

      一年級的課文當中就有論語、唐詩。還有語文課本中《日積月累》欄目,內容基本上都是以古詩文、諺語、成語等中國傳統文化為主。中考、高考中的文言文、閱讀理解和作文分值也成為拉開分值的“利器”。

      點評:以前給孩子聽古詩聽三字經讀繪本,是想陶冶情操提高修養。當語言積累遭遇分數,日常規劃基本功就變得很重要了。

      8月31日,國家衛健委官網發布了《探索抑郁癥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》。其中提出,各個高中及高等院校將抑郁癥篩查納入學生健康體檢內容,對測評結果異常的學生給予重點關注。

      點評:越來越多的抑郁癥發生在校園,我們再也不能用“矯情”“努力一下”這類說辭去讓孩子堅強起來,正視心理健康,重視親子溝通,才能真正意義上的挽救孩子。

      網絡上許多表格和數據表明,普高的錄取率只有大概一半,雖然未經官方證實或辟謠,但足以讓一大批家長陷入焦慮。

      之前只想著自己的孩子能當個普通人上個普通大學,現在竟然連高中畢業都可能實現不了?又一輪焦慮油然而生……

      點評:焦慮年年有,今年特別多。就和教改、內卷一樣,即使是事實,我們能做的也就是和孩子一起成長,一起面對。

      今年高考有兩個大的變化,一是由于疫情,今年是恢復高考幾十年來首次延遲高考。在家復習+延遲考試,對于孩子的心理素質、家庭環境氛圍是個大考驗。

      點評:除了基礎能力扎實,孩子的心理素質也是一“加分項”。任你政策千變萬化,我能以不變應萬變。

      年底總有人感慨,今年過得特別難。尤其升級為人父母,除了拼事業為家人,孩子的學習和成長甚至成為我們第一重要的事情。

      當我們在各種政策中感到迷茫,在比拼中深感焦慮,不妨想想自己十幾年的受教育過往,不也是升級打怪的旅途。

      最重要的是和孩子一起學習,一起成長。千萬千萬和孩子站在統一戰線打敗問題,而不是幫問題擊垮孩子。(gong眾號:有道有方)

    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    • 標簽:教育相關的詞語
    • 編輯:劉世力
    • 相關文章
    欧美第一黄片